http://www.yuanmeiji.com/

拥有流量千万的自媒体咪蒙主动注销给我们留下了什么?

第2270期文化产业评论

咪蒙这次大概是真的凉了。午间咪蒙微信公众号已显示注销,随即今日头条和凤凰网大风号官方也宣布对咪蒙账号的封禁处理。咪蒙的结束对于很多人来说是一件“大快人心”的事儿,甚至是让很多自媒体“弹冠相庆”。然而我们认为,这不是自媒体的落寞或者失败,也不值得庆幸。她的关停只是告诉我们一个道理:真诚对待文字和读者,真实生产有价值的内容。

作者 | 温雯

来源 | 文化产业评论

编辑 | 李姝婧

正文共计3819字 | 预计阅读时间11分钟

2月21日,咪蒙微信账号显示注销。今日头条和凤凰网大风号官方也宣布了咪蒙账号的封禁处理。今日头条“头条号管理员”发布声明称,称根据相关政策法规和平台规定,对“咪蒙”“才华有限青年”等账号进行封禁处理。声明称,部分账号存在发布虚假内容,传播污文化,丧文化、贩卖焦虑情绪、骗取流量的行为。

凤凰网大风号官方也发布声明称,立即关闭“才华有限青年”和“咪蒙”的大风号,停止其在平台上的一切活动,全部关闭,不得转世。并在内容审查上严格把关,严格审核,牢牢守住秩序红线,严禁任何虚假、低俗内容越线一步,同时还要加强监管,发现一处查处一处,整改一处,杜绝一处,让严查细审成为网络治理的常态。

咪蒙这次大概是真的凉了。

咪蒙其人

咪蒙本名马凌,1976年12月21日出生于四川南充,2002年毕业于山东大学文学硕士,主攻魏晋南北朝文学,曾经在韩寒创办的杂志《独立团》里发表文章《好疼的金圣叹》。随后在南方都市报深圳杂志社担任首席编辑。同时以“咪蒙”为笔名在微博、豆瓣等社交网站上写段子、书评、影评。

2012年8月17日,微信上线了公众号平台,当时的咪蒙刚出版了新书《守脑如玉》,简介里说“这是一本正经的黄书,最佳厕所读物”。其中文章的标题是《拿什么整死你,我的贱人》,也许当时的她就注定了最后的结局。咪蒙算是第一批注册公众号账号的用户,并发了第一条信息,用嗲嗲的声音说道:“我是咪蒙,听我的语音感觉我不会说脏话吧?其实我会哦~以后有机会说给你们听。”

2014年咪蒙离职创业,创立了深圳万物生长影视传媒有限公司,拍了一部名为《尹志平的奇幻旅程》的网剧,并在2015年上线。但该剧被道教宗教界严厉批评,道家人士指责该剧扭曲事实,不顾历史,诋毁道教宗师、哗众取宠、拍摄低俗。这次创业让咪蒙“在10个月内烧光了400万元投资,”负债累累。

2015年9月15日,马凌回归公众号,人们所熟知的咪蒙终于拉开了自己舞台的帷幕。在公众号“咪蒙”上发布了推送了第一篇文章:《女友对你作?你应该谢天谢地,因为她爱你》。到了11月的时候,咪蒙就有了200万的粉丝关注量了。12月,咪蒙发布了《致贱人》《致low逼》,一时成为爆款,当时《致贱人》的阅读量超过360万,吸粉逾20万。

2016年,咪蒙成为自媒体行业的黑马,334篇文章达到了10+的成绩,粉丝量积累到600万。粉丝量的暴涨带来了商业价值的提升。在2015年刚开始的时候,她的头条广告报价2万,到了12月,广告价位涨到5万,2016年1月,涨到了15万。7月,咪蒙的头条软文报价45万,二条22万。2017年,咪蒙软文广告报价为头条68万元,栏目冠名30万元,底部banner25万元;二条软文38万元,底部banner15万元。

但爆红的背后是争议。就像咪蒙在博客、社交平台上的文章和发言一样,她的公众号文章布满了情绪煽动、性别对立、情感渲染等风格,标题党、毒鸡汤、价值观导向偏差等原罪和批评悉数而来。

咪蒙其事

咪蒙的文章带来的口水战不少。也正是这些论战一步步暴露咪蒙的价值观调性,令粉丝读者们远离咪蒙的助力。

2015年12月的《致贱人:我凭什么要帮你》《致low逼:不是我太高调,而是你玻璃心》两篇爆文,情绪化表达和偏激态度引来众议,当时“新世相”撰文《无论什么时候,都别拥护偏激》,认为偏激和极端,本就是低级的情感。

2016年3月15日,咪蒙发文《懵逼了!我的儿子失学了...》提到儿子唯唐在北京上小学遭遇入学困难。随后不少教育、亲子号推文探讨与入学教育相关的问题;24日,咪蒙发文《生活不只有诗和远方,还有傻逼甲方》炮轰甲方,开启了一场甲方和乙方的撕逼大战。

2016年7月7日,咪蒙发文《有趣,才是一辈子的春药》,认为有趣的重要性高于一切,包括很多人认为最重要的财富和颜值。傅踢踢发文《只有无趣的人,才把有趣当春药吧》,“言情说”发文《咪蒙把有趣这两个字毁了,有时候有趣也是一种“毒药”》等。

2016年7月13日,咪蒙推出的《永远爱国,永远热泪盈眶》可谓引起轩然大波。文章从中国的美食、便利的生活、强大的安全保障等角度切入,表达着生活中的爱国情感,引出“做好自己,就是最好的爱国”。但很多人认为咪蒙文中表达的爱国过于狭隘、幼稚,“是条件的爱。”

2016年7月18日,咪蒙发文《现在为什么流行睡丑逼了?!》。以“丑逼”一词形容黄渤、高晓松、张一山等知名演员。19日凌晨,咪蒙发微博郑重道歉,称自己措辞不当,很不礼貌,非常自责。

2016年8月15日,咪蒙发文《口红我自己买,你给我爱情就好》。被指出抄袭洗稿。

2017年6月7日,咪蒙发文《嫖娼简史》,该文章“因涉及低俗、性暗示或色情信息”被用户举报,无法查看。随后咪蒙被禁言。

这些大大小小的论战都从不同层面上指出、批评、暴露了咪蒙在文章内容上的价值观倾向偏差、观点偏激、哗众取宠、煽动情绪、无下限等缺陷,但在流量面前,这些算得了什么呢?

也许关于咪蒙的最后一次争议成为了她被封杀的导火索。

2019年1月29日,咪蒙旗下媒体矩阵“才华有限青年”发布文章《寒门状元之死》,被指价值观导向不良,内容造假,随后网友挖出2013年咪蒙在微博发布的不当言论:“‘还有“爱一个人要像爱祖国”,太惊悚了。(再说一遍,爱国不是单恋,是兽交)...’”并@共青团中央等主流媒体,随后江苏网警点名咪蒙。

2019年2月1日,咪蒙在微博宣布:咪蒙微信公众号停更2个月、咪蒙微博永久关停。之后,咪蒙就此在网上发表道歉信表示:“针对咪蒙团队在网上引发的负面影响,我们进行了认真深刻的反省。我们为所犯的错误,真诚地向大家道歉。”人民日报2月1日发布微博就咪蒙道歉进行点评:

【人民微评:自媒体不能搞成精神传销】咪蒙发道歉信,避实就虚,避重就轻,暴露出一贯的擦边球思维。当文字商人没错,但不能尽熬有毒鸡汤;不是打鸡血就是洒狗血,热衷精神传销,操纵大众情绪,尤为可鄙。若不锚定健康的价值坐标,道歉就是暂避风头,“承担起相应的社会责任”就变成一地鸡毛。

咪蒙其时

咪蒙的逝去带来很多启发。最重要的教训有三条,第一,流量生意可以做,但带着原罪的流量生意已经迎来了末日;第二,品牌形象的树立,需要所有掌舵人保持冷静和清醒;第三,最好的生意不是迎合别人,而是成全别人。

商业行为走流量本来没什么问题,虽说现在的大厂都在呼吁着产业互联网的来临,但面向消费者的生意依然可行,尤其是内容产业,尤其是靠着互联网的用户流量和红利的内容产业。但过去很多流量生意更愿意触碰那些人性的原罪,不管是打着色情擦边球的性话题,还是引导用户情绪、利用矛盾制造热点,亦或是浅薄低俗、无下限,这些生意今后恐怕很难立足于市场。原因不仅仅是监管部门的铁拳,更多的原因是舆论场和消费者的变化。

首先,不管如何,主流价值观占据舆论场域主导地位的趋势和现实是大势所趋,文化环境和舆论环境明显在向着这一端发展。其次,更重要的是,在这种社会场域的影响下,受众,或者是享用文化内容的消费者已经拎得清理智和癫狂、箴言和谣言、励志和鸡汤之间的区别,过去“黄、毒、斗”的原罪式流量,越来越没有市场。

第二,得益于咪蒙对消费者精准的把握和严苛、有效的方法论,咪蒙在用户中形成一个明显的品牌。但是这个品牌如何发展,需要掌舵人的清醒。品牌是赢来的,而不是骂来的,在咪蒙发展中的多次论战中,这些严重侵害到品牌形象的事件并没有警醒,而是在流量数字后的自我坚持,这何尝不是一种危险。

笔者认为这才是咪蒙自动关停的根本原因,假如品牌的主战场——微信朋友圈都已经在用“含咪量”来调侃、测试所谓的“朋友质量”时,咪蒙这一品牌走向终点也只是时间问题了。

最后,任何生意都是在成全别人,而非迎合别人。商业的本质目的是通过利益达到多方共赢,这个共赢不单单是商业合作伙伴,更多场景和意义下,更应该是供给者和消费者的共赢。这就形成了一个理想状态,“你提供的产品让我更好,”而不单单是“我想要什么,你给我什么。”

尤其是文化内容这种产品,很多商品中,用户其实是了解这个商品能够给自己带来什么效用的,食品的效用就是好吃和吃饱;衣服的效用就是保暖和好看,而文化内容的效用往往是不确定的,如果单单是迎合用户,很难说供给方是否会被带入歧途。

结语

总之,咪蒙的结束对于很多人来说是一件“大快人心”的事儿,甚至是很多新媒体“弹冠相庆”的事儿,但理智下来看待咪蒙,我们认为,这不是自媒体的落寞或者失败,也不是什么值得庆幸的事儿,更不是什么值得悲伤担忧的事儿。这件事儿只是告诉了我们这些用笔吃饭,写作为生的人们——真诚对待文字和读者,真实生产有价值的内容。

共勉。

//主题阅读//

  • 预见2019,传统媒体的10个小趋势,灰犀牛会扑来吗?

  • 七大趋势+49组数据:2018新媒体趋势报告

  • 我是自媒体从业人员,今天我怀着无比沉重的心情向全国网友自首

  • 人民网四评自媒体乱象:激浊扬清 共管合力

//推荐阅读//